<var id="vpyjs"><label id="vpyjs"></label></var>

    首頁 > 人物

    工業富聯掌門人李軍旗,能代表富士康講好數字化新故事嗎?

    2021/08/13 11:34      智能相對論   


      河南大水,八方支援。

      在捐款破億的企業名單里,工業富聯代表富士康集團,宣布捐款1億元,用于河南當地的救災工作和災后重建。

      與此同時,走入大眾視野的也不再是富士康老板郭臺銘,而是工業富聯的現任掌門人李軍旗。他表示,作為河南人,時刻關注著家鄉的情況。希望家鄉挺住,鄉親平安;以工業回報社會,我們矢志不渝!

      這并不是李軍旗第一次走上臺面,代表富士康參與社會活動或商業活動。越來越多的信號表明,工業富聯已經成為富士康向智能制造和工業互聯網轉型的新門面,李軍旗既是領導者,也是代言人,在聚光燈下,不斷向社會和市場講述富士康的新故事。

      技術上位

      工業富聯的前身是鴻海(富士康母公司)旗下的一家名為福匠科技的小公司,2015年才成立。隨后兩年時間,鴻海再度宣布增資福匠科技103億9千萬元,約占資本額的四分之一,并緊接著將福匠科技更名為富士康工業互聯網公司。

      至此,歷經一系列的投資、架構重組,福匠科技搖身一變,成為了富士康的科技面和未來面。如果說富士康的過去是勞動密集型的代工工廠,那么工業富聯就想要打造未來的技術密集型智能產業。

      工業富聯早期的掌門人是陳永正,他為富士康在工業互聯網領域規劃了四步走戰略。

      第一步在富士康集團內部,已經執行了15%~20%;

      第二步希望把上下游幾萬家供應商的數據打通,一起使用大數據產生更好的效果;

      第三步要把智能制造的無人工廠技術拿出來,為中小企業服務,中國中小企業大概有1800萬左右,體量非常龐大;

      第四步希望把富士康打造成一個工業平臺,利用所有的生產數據為產業提供更精準、廣泛、多元的服務。

      就在四步走戰略提出的幾天后,2018年6月8日,工業富聯在A股掛牌上市,不僅創下了36天閃電過會的記錄,上市首日更是秒漲了44%,總市值達3905.58億元,超過?低,一舉成為當時A股市值最高的上市科技公司。

      但是,緊接著,上市才4個月,工業富聯就迎來了被資本拋棄的黑暗一日。10月11日,截止當日收盤,工業富聯股價下跌至12.35元每股,跌幅高達9.92%,瀕臨跌停。誰也沒想到,僅在短短的幾個小時里,市值就蒸發約270億元。

      直到10月26日周五收盤,下跌還在繼續,彼時工業富聯每股僅為12.09元,距IPO發行價已下跌了12%,市值累計蒸發了近2500億元。

      面對這樣的情況,工業富聯迎來緊急調整,率先發出的是一紙公告:陳永正退位,技術專家李軍旗上位,出任公司第一屆董事會董事長。

      這樣的調整似乎也并不例外。據工業富聯的招股書顯示,彼時工業富聯共有27萬員工,其中從事生產制造的約20萬人,大專以下學歷的超過20萬人,均占總人數超過75%。

      如此龐大的員工規模以及人員結構,很難讓外界信服這是一家高精科技企業;蛟S,在大部分人的眼里,那時候的工業富聯幾乎等同于富士康,只不過一家貼著科技標簽的代工工廠罷了。

      資本市場不買單,工業富聯急需一位真正懂技術、有背書的大佬來領導整個公司真正地轉型工業互聯網,重振市場信心。于是,在富士康從事10多年技術研發的李軍旗被推上了臺面。

      雙輪驅動

      在加入富士康之前,李軍旗是一個妥妥的學霸,更是一個“牛人”,能三年完成的學業絕不拖到第四年,一旦看準了的目標,無論如何也要做成做好。

      高中畢業后,李軍旗就被保送到了沈陽工學院(現沈陽理工大學)機械工程系。為了減輕家庭負擔,他就給學校打報告,說想要提前畢業。學校方面一開始自然是拒絕了這種大膽的要求。

      李軍旗性子拗,就是不放棄,隨后他去找老師軟磨硬泡、找學校領導商議,甚至還找到了校長,最終感動了學校做出退讓:只要他在三年級的時候能把四年級的課程修完,并參加考試,學校方面就允許他提前畢業。

      沒有意外,他順利完成了課程,提前畢了業,并隨即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華中科技大學。當時,華中科技大學本想調劑李軍旗到學科建設相對較弱的專業,以便他畢業即可留校。但李軍旗此時心里早已有了規劃,他要做楊叔子院士的學生。

      楊叔子,1991年當選中科院院士,是我國機械工程領域的頂級權威。他率先在國內提出了“智能制造”這一概念,而李軍旗和工業富聯如今正在做的就是把這一概念具體地落地到實處。

      當年,為了成為楊叔子院士的門生,李軍旗在搖搖晃晃的綠皮火車上一筆一字地寫下一封信,向楊叔子表明自己的想法。最終,李軍旗如愿進入了楊叔子門下學習,并在他的推薦下進入智能制造研究更領先的日本東京大學深造。

      那么,對于計劃向智能制造轉型的富士康而言,李軍旗有技術實力,性子也執拗,加入富士康以來一直兢兢業業且成果斐然,無疑是最佳的引航人選。

      事實上,李軍旗上臺后,確實做到了以雷霆手段為工業富聯帶來了諸多顛覆,也逐步摸清了這家科技企業的未來發展之路。

      首先是裁員風波。據工業富聯2019年財報披露,在過去的一年,工業富聯人員優化涉及4.2萬人。其中,就披露的細節來看,生產人員從18.5萬減少至14.2萬,裁員人數達到4.3萬人;行政人員從1.94萬減少至1.75萬,裁員人數為1900人。

      與此同時,就在縮減生產、行政人員的同期,李軍旗繼續面向銷售、技術及財務三類人員進行擴招,剛好與裁員人數形成對沖。

      李軍旗手起刀落,在工業富聯龐大的身軀上劃開了一道口子,來了一輪大換血——通過人員結構的優化,李軍旗領導下的工業富聯正在極力剝離代工標簽以及人海模式,向高精技術企業加速靠攏。

      也正是在這一年,李軍旗為工業富聯找準了未來發展的方向,即:智能制造和工業互聯網雙輪驅動。其中兩個標志性的事件為李軍旗的決策和判斷下定了決心。

      2019年1月,工業富聯的深圳“柔性裝配作業智能工廠”入選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制造業燈塔工廠”榜單,成為智能制造的標桿。緊接著,旗下的富士康云平臺(Fii Cloud)入選全國十大跨行業跨領域工業互聯網平臺,再獲國家推崇。

      如今,李軍旗頻頻出席各類會議和采訪,談論最多的也是工業互聯網和智能制造。伴隨著時代風向的轉變和市場模式的改變,他也越來越堅定地在這兩條路徑上繼續探索工業富聯的未來。

      長路漫漫

      富士康在構思工業互聯網的過程中,就曾提出,要做跟阿里、騰訊比肩而立的互聯網公司:

      “阿里巴巴解決人與物的互聯關系;騰訊專注人與人的互聯關系;那么我們的工業互聯網就是物與物的關系、機器與機器的關系。”

      李軍旗和工業富聯承載著富士康這一遠大目標。

      但是,若要真正的實現物與物、機器與機器的互聯關系,談何容易。李軍旗是國內最早一批關注和研究智能制造的人,更懂得智能制造從構想到落實的艱難。

      早期,由于國內實驗室設備條件較差,所以李軍旗在楊叔子門下更多只能在筆記本上做做理論研究,更具體的、深層次的研究根本無法開展。

      他對智能制造真正的體驗是在日本留學期間。當時,東京大學剛剛建成一個世界領先的智能制造實驗室。當李軍旗走入這個實驗室,第一次看到大量領先的制造設備時,他為此深深震撼,腦海里隨即涌現了一個大膽的想法:讓世界各地的人都可以通過互聯網使用這些先進設備。

      這一想法非常接近現在的工業互聯網概念。在今天,李軍旗在工業富聯的發展上繼續延伸了這一觀點,即實現了智能制造,才會有工業互聯網。

      在當時日本良好的基礎和條件支持下,李軍旗歷經多次努力,最終實現了這一構想:在全世界能上網的地方,都可以遠程操作東京大學的先進設備。

      然而,就在實驗成功不久,李軍旗反而放棄了智能制造的相關研究,轉向了精密制造。他感嘆道:“太貴了,不現實。我在美國操作東京大學的設備,只做了五分鐘實驗,卻花了500萬日元的海底電纜電話費。”

      李軍旗深有體會,擺在智能制造發展前路上的問題,不僅僅是技術研發上的突破,更關鍵的還有資源資金上的大量投入。而這也是目前很多工業互聯網平臺面臨的問題,大量的投入無法在短期內回本,不管是智能制造還是工業互聯網都意味著一次長期拉鋸的豪賭。

      如今,伴隨著數字經濟高速發展,以及新冠疫情對人們生活生產模式的多重顛覆,擺在工業富聯面前的是一個更加緊迫的局面。不管是智能制造還是工業互聯網,都越來越注重實踐應用,釋放應用價值以及突破集團內部的“小打小鬧”,向更加開闊的市場推進,為各類產業企業提供數字化賦能。

      也就意味著,從學術專家到商業領袖,李軍旗需要走得更快,才能有機會帶領工業富聯把握接下來關鍵的十年。

      具體來看,在世界經濟論壇的全球“燈塔工廠網絡”上,越來越多的巨頭晉升榜單,如同工業富聯一樣,各行各業都在探索智能制造。目前,國家級雙跨工業互聯網平臺更是增加到15個,越來越多的平臺正在走出去,賦能新工業。

      那么,李軍旗和工業富聯所面對的,不僅僅是方向上的問題,更關鍵的是速度問題——雙輪驅動固然可行,但如何更快的驅動發展才是接下來工業富聯需要面對的挑戰。

      前不久,工業富聯啟動“燈塔領航者計劃”,并整合了面向企業和產業的兩種模式。其中,面向企業,輸出燈塔工廠整體解決方案,也就是將原來富士康內部改造自家工廠的經驗和技術向外延伸,給其他企業工廠用,迅速開拓市場;面向區域產業,則推出智造谷模式,在區域內大包大攬,從人才培養到生產改造全域覆蓋,聯合當地政府、當地企業共同打造區域產業生態。

      如此一來,工業富聯的整體發展在李軍旗的學術派思維和商業化打法的兼容影響下,呈現出了快中有慢的節奏感,頗具特色。

      結語

      “數字化轉型是一場持久戰。”在各種場合,李軍旗不止一次談論這個問題。

      以持久戰的心態應對未來的發展,這樣的思考也逐步為工業富聯帶來了一個比較平和的發展空間。據2020年年報顯示,在過去的一年,工業富聯業績穩中有進,營收4317.86億元,同比上漲5.65%。其中,云計算業務營收同比增長7.6%,增長到1753.06億元;工業互聯網業務營收增長達130.85%。

      回憶往事,李軍旗越發成熟了不少,沒有異想天開的點子,也沒有突如其來的放棄,而是以一種更平穩的心態帶領著工業富聯在數字化轉型的道路上前進。

      長路漫漫,富士康在中國必然是外部的焦點,資本市場和社會各界都還在等他講一個全新的工業故事。

      參考文獻:

      1. 《工業富聯李軍旗:我們的智造賦能三十年》,肖漫,雷鋒網;

      2. 《獨家對話李軍旗:全球最大代工廠如何開啟智能制造的春天》,米娜,《中國企業家》雜志社;

      3. 《富士康為什么選擇了他——工業富聯董事長李軍旗》,王晶,每日經濟新聞;

      4. 《先鋒訪談 | 李軍旗:服務全球制造, 兼善天下實業是我們的使命》,龍華同心圓

      5. 《富士康李軍旗:工業互聯 智造未來》,iDPBG招聘

      榜單收錄、高管收錄、融資收錄、活動收錄可發送郵件至news#citmt,cn(把#換成@)。

    相關閱讀

      無相關信息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亚洲五月天,国内大量揄拍人妻在线视频,japonensisjava水多多,相亲第一天就日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