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lqwtu"><strike id="lqwtu"></strike></em>
    <meter id="lqwtu"></meter>

      1. <input id="lqwtu"><output id="lqwtu"></output></input>
            <meter id="lqwtu"><cite id="lqwtu"><u id="lqwtu"></u></cite></meter>

          1. <output id="lqwtu"></output>
            首頁 > 資訊 > 商學院

            我,90后,兼職除甲醛年賺50萬

            2022/08/12 16:38      微信公眾號:創業最前線 付艷翠  


              8月2日下午2點,河北固安縣的氣溫高達35℃,但王梓覺得體感溫度*有38℃以上,由于在治理甲醛的過程中要保持空間密閉,所以他渾身不停地冒汗,“我感覺身上的衣服已經餿了。”

              王梓和同伴剛在北京昌平區完成一單甲醛治理任務,又花了2小時開車來到固安,準備給這里的客戶做甲醛復檢。這單結束后,他們還要開車去廊坊市安次,接著去燕郊,最后回北京家里。

              出生于1991年的王梓是河北人,大學學的環境工程與管理專業,他性格本分,2015年畢業之后就到一家甲醛檢測治理的公司上班,做甲醛檢測治理工人。

              2018年之前,王梓的工作并不忙,每天幾乎沒什么工作,拿著5000元底薪過日子。但2018年之后,他的工作變得很忙碌,經常早上6點就要從家出發,最早忙到晚上10點,有時到家已經凌晨1點。不過,每月工資也隨之漲到了2萬多元。

              王梓的這段職業歷程也是除甲醛行業發展的縮影——只需要一個試劑、購買萬元設備就能進入的行業,正引來一群創業者吸金。其中,有創業者在*年只是靠做兼職就賺了50多萬元。

              隨著人們愈加重視環境安全與健康,甲醛污染問題也廣受大眾關注,甲醛檢測治理這一隱秘行業的藍海時代也開始了。不過,正因這是一個門檻很低,操作很簡單的項目,除甲醛這個江湖也已經硝煙四起,亂象紛飛。

              1

              新藍海市場

              甲醛是一種無色、強刺激性的有毒氣體,它的用途相當廣泛,膠水、油漆、塑料都是以它為原料制造而成的。我們家里的櫥柜、地板等家具主要以人造板材為原料,制造商將碎木料壓制、粘合形成的家具中都會有甲醛的殘留。

              這些年來,室內甲醛中毒、兒童白血病事件層出不窮,尤其是2018年阿里員工租住自如房子得了急性白血病身亡一事發生并上了熱搜之后,甲醛檢測治理行業也開始進入大眾視野。

              “我有一位前同事,家里裝修后住進去沒多久她就懷孕了,后來孩子在3歲時被發現得了白血病。”高啟說,在排除了遺傳方面因素后,小孩生病的誘因指向了新家裝修中的甲醛、苯等氣體的釋放。

              因為身邊有甲醛安全事件發生,高啟從2021年5月開始裝修新家時,就格外關注裝修板材的甲醛問題。

              在選擇裝修板材時,高啟就做了很多準備工作,以期盡量減少室內甲醛、苯等有害氣體。但即便再小心,一直到2021年10月裝修完新家,高啟還是能在屋子聞到刺激性氣味。

              高啟笑稱,在這之后,他就為除甲醛“操碎了心”。

              一開始,高啟先是將櫥柜都打開柜門,盡量讓甲醛揮發,屋子里也一直開窗并架上風扇通風,以期甲醛濃度盡快降低。2021年11月,高啟雖然不打算入住,但是聽說天氣熱,甲醛揮發速度會變快,高啟也交了取暖費,并每天都定時開窗通風。

              “但就是這樣折騰了快10個月時間,我前段時間回去住了幾天,發現屋子里還是有刺激性氣味。”2022年7月,為了更科學地除甲醛,高啟在電商平臺下單了一家甲醛檢測治理公司,希望以更科學的方式判斷新房是否可以放心入住。

              “很不幸,檢測結果顯示我們家里的甲醛濃度*達到了0.16mg/m3,要知道,室內甲醛不超過0.08mg/m3才可以放心入住。”高啟慶幸做了這次甲醛檢測,并很快就將甲醛治理提上日程。

              當天,高啟就讓工作人員做了甲醛治理工作。

              高啟告訴「創業最前線」,工作人員會將有二氧化鈦、銀離子這樣帶有養護作用的藥劑噴到櫥柜、沙發、墻面、床鋪、沙發墊和窗簾等污染源上,之后需要開燈并開窗通風7天,工作人員復檢合格就可以放心入住了。

              “這次治理前后一共花費4300多元,現在室內甲醛濃度已經降到*0.06mg/m3了。”高啟覺得,能夠放心入住,這些花費并不貴。

              事實上,隨著溫度升高,新家、新車的裝修材料就會持續釋放甲醛,從而影響人的身體健康。因此,從5月中旬到10月中旬,再從11月中旬來暖氣到次年3月,甲醛進入揮發高峰期,這是消費者最關注甲醛問題的時間,也是除甲醛服務的工作旺季。

              “我現在每天有4、5個客戶,忙到晚上10點多是常態,到凌晨1點也快成家常便飯了。”王梓向「創業最前線」透露,他們公司是京東平臺的服務商,公司雖然有100多名除甲醛工人,但旺季時除甲醛業務依舊很忙,他更是已經3個多月沒有休息了。

              王梓的工資底薪5000元,主要是靠做甲醛檢測和治理的數量決定,檢測一家給他的人工費是200元,治理一家的人工費是300元,“一般新房裝修檢測都會超標,所以我服務一家客戶能賺500元,一天能服務4、5家我就能賺2000多元。這樣算下來,一個月賺2萬-3萬完全沒問題。”

              據了解,除甲醛行業主要提供的服務是室內和車內的甲醛檢測、治理。根據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2022年1-5月份,商品房銷售面積為50738萬平米。公安部統計,截至2022年6月底,全國機動車保有量達4.06億輛。這也意味著,甲醛檢測治理這一行業存在巨大潛力。

              事實上,有數據統計,2019年不包括空氣凈化器在內的室內環保產業產值達到800億元,年復合增長率超30%,綜合估計2020年將達到1520億元產值。

              需要和一堆化學品打交道的甲醛檢測治理行業,似乎正成為一門*吸引力的生意。

              2

              低門檻的暴利生意

              事實上,創業者們確實在將甲醛檢測治理行業煉成“吞金獸”,試圖悶聲發財。

              據「創業最前線」了解,除甲醛行業主要分為甲醛檢測和甲醛治理兩個大板塊。

              甲醛檢測是做治理前必須要做的一個服務,如今的甲醛檢測治理公司會購買小型檢測儀器,到現場采集空氣樣本,放入特定藥劑再利用專業甲醛儀檢測甲醛濃度后,實時出數據。

              而甲醛治理的原理并不復雜,其主要有3種方式:吸附、分解、稀釋。

              物理吸附的主要辦法是利用活性炭、硅藻泥,將原來游離狀態的甲醛吸附住。

              化學分解主要把甲醛分解成二氧化碳和水,目前是以二氧化鈦為主要材料的光催化劑作用,在光的作用下,和甲醛形成反應;也有一部分公司將二氧化氯作為主要材料,與甲醛反應生成二氧化碳和水。

              稀釋甲醛就是常開窗通風,從而降低甲醛濃度。

              如今,一般甲醛檢測治理公司都采用化學分解的方式除甲醛。一般是靠國產藥劑或進口藥劑,噴灑在櫥柜、沙發、墻面、床鋪、沙發墊,甚至窗簾等污染源上。

              因此,甲醛檢測治理也是一個低門檻的行業。

              “只要你不傻,經過簡單的系統培訓,再花點時間看看除甲醛的相關資料,基本上就能跟客戶談合作了。”做甲醛檢測治理及培訓的創業者劉偉向「創業最前線」表示,甲醛檢測治理并不難,甚至可以說非常簡單。

              劉偉透露,如今甲醛治理行業有很多皮包公司或者夫妻店,甚至是自己一個人都能做。

              “不加盟的情況下,只需要購買檢測機器、治理設備、藥劑,在有客戶的時候帶上設備和藥劑,打個車就能到客戶家里服務。”劉偉接著道,“總體下來三萬塊錢就能搞定。”

              但低成本且低門檻的甲醛治理行業卻有著高回報。

              據「創業最前線」了解,甲醛檢測工作一般需要1小時,檢測的價格會根據檢測點位計算,一個點位收費120元,100平的房子全屋檢測大概要4個點位,總收費大概在480元。而檢測藥劑的耗材成本并不高,一個點只需要3元,4個點的檢測成本僅需要12元;人工服務成本一般在200元。

              換句話說,除甲醛公司在一次甲醛檢測中,除去藥劑和人工的成本,利潤有260多元。如果是個人創業,那么只有藥劑的十幾元支出。

              而甲醛治理則更是公司利潤的大頭。

              “目前的除甲醛行業信息還不透明,但一單的利潤也能達到七成以上,有一些公司收費高一些或者藥劑用得一般,利潤能有九成。”劉偉向「創業最前線」透露,家裝治理價格一般在30-60元/平,一套建筑面積100平的房子,藥劑成本只用300-800元,但收費可以達到3000-6000元。

              如果按七成利潤計算,一戶家裝類甲醛治理就能賺2100-4200元。

              而工業裝修治理甲醛則更加賺錢。

              劉偉解釋,工業裝修治理的收費標準基本是15元/平左右,一戶1000平的辦公室,收費1.5萬元,藥劑成本和人工成本加起來是4000元,最后凈賺1.1萬元。

              就連一輛汽車的甲醛治理也能賺上千元。

              “我們公司給轎車做甲醛治理收費2500元,SUV更貴一些收費3500元。”王梓也表示,除去人工和藥劑,公司能賺2000大幾。

              事實上,甲醛治理行業的確能給創業者帶來高回報。

              劉偉是一名90后,他在2018年進入甲醛治理行業。當時他和妻子備孕,在新家裝修完就花錢請了甲醛治理團隊清理新房甲醛。

              他觀察到,工作人員做甲醛檢測只需要架上甲醛檢測裝備,等著機器抽取空氣,再滴入藥劑等待,檢測裝備出結果后記錄甲醛濃度。而甲醛治理則更簡單,只需要在新房子噴灑藥劑就行。

              “檢測和治理的流程并不復雜,但他們收費4000多元。”彼時,劉偉本身就給人做開荒保潔,有家裝方面的資源,于是,劉偉也開始進入甲醛治理行業兼職,在干了一年后,他這個兼職營收就達到了50多萬元。

              低門檻、高回報,甲醛治理行業似乎有無限可能,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3

              “焦慮式”營銷大法

              在利益趨勢下,甲醛治理行業很快涌入一大批創業者。

              企查~數據顯示,在除甲醛相關企業注冊量上,2019年新注冊998家,2020年新注冊618家,2021年新注冊237家,2022年截至8月初新注冊24家。

              不過,這并不代表甲醛治理行業可以輕松吸金。有創業者的地方就有江湖,甲醛治理行業同樣不例外。

              事實上,企查~數據顯示,全國除甲醛相關企業總量3874家,現存2901家,有973家企業倒閉。其中,2019年吊銷注銷170家,2020年全年注銷吊銷216家,2021年全年注銷吊銷224家。

              “甲醛治理是一個服務行業,且一般只做‘一錘子買賣’,沒固定渠道訂單很難生存下去。”就連在行業里工作7年的王梓也不敢輕易嘗試單*業。

              在王梓看來,甲醛治理行業亂象頻發,如果沒有固定資源,很容易發生“劣幣驅逐良幣”的事情。

              “比如一些從業者根本沒有從業資格,選擇這樣的甲醛治理一般都沒有售后,很多客戶發現在一次服務之后就再找不到那個工人了。”在王梓從業以來,時常會聽說這類事件。

              此外,除醛藥劑廠家的藥劑也參差不齊,有人覺得買了藥劑就行,但很多公司的藥劑并不能起到很大作用,到了復檢,除醛人員就動手腳蒙混過關。

              “除醛人員的素質參差不齊,很多沒有進行過系統培訓,壓根連除醛的原理都搞不清楚,去了客戶家里就瞎忽悠。復檢只要調動儀器,將甲醛數據降低到標準以內就行。”王梓解釋,正常的檢測會每分鐘抽取1升空氣樣本,抽取10分鐘,再將其進行檢測。他們只要每分鐘抽取0.5升空氣樣本,甲醛濃度自然會降低。

              事實上,「創業最前線」還注意到,如今霧霾和甲醛污染頻發,加上媒體的大肆宣傳,室內除甲醛市場逐漸升溫,這也讓商家們找到了新商機,開始通過“制造焦慮”的方式促進消費者買單。

              高啟就曾花費300多元自購家用甲醛檢測儀,這個儀器24小時實時監控室內甲醛濃度,超標自動報警,可隨時查看甲醛數值。

              “不用信這類甲醛檢測裝置,這種測甲醛濃度的儀器沒有科學依據,只會增加你的焦慮。”高啟通過檢測甲醛工人的口中才得知,這類甲醛檢測儀更像是“智商稅”。

              圖/治理完后其測出數值高達1.49mg/m3

              高啟介紹,當時,工人看到了他這款產品時,產品顯示屋內甲醛濃度有0.19mg/m3,但他拿起這款產品向探測口吹了一口氣,產品顯示屋內甲醛濃度就只有0.18mg/m3了。

              此外,在營銷上,各家品牌們也大肆宣傳甲醛持續揮發的特性,以期讓消費者為其產品買單。其中,不乏有品牌請金星、王心凌等明星為其站臺。

              甚至行業內頻繁的“營銷口水戰”也讓消費者感到無所適從。

              比如,上一家公司說新研發的除醛產品不僅能除甲醛,還能變色。另一家品牌就表示,變色香膏能除甲醛都是“智商稅”。

              與此同時,各種商家還不忘給消費者們科普綠蘿、硅藻泥和炭包等除甲醛的方式也不可取。

              如今,甲醛去除的技術似乎已經拉不開特別大的差距,每一家的宣傳基本都是光觸媒或清華等高校團隊研究。但不可否認的是,如今的“焦慮式”宣傳,反映出市場的混亂無序,也讓消費者更難以抉擇,從而對除甲醛這件事存疑。

              正如一位消費者感慨的那樣:“我搞不清到底哪家最靠譜了。”

              國內某家裝平臺負責人向「創業最前線」透露,公司目前不會與甲醛治理公司合作,“除甲醛這個事兒,如今像是硅藻泥或各種除甲醛公司的工藝,效果一般比較有限。要我說,其實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開窗通風三到六個月。”

              不可否認,甲醛治理行業雖然有廣闊的發展前景,但目前正處于市場分散、混亂無序、標準化不足、花式營銷的狀態,有待監管部門和政策法規的管理約束,而各玩家若想占領更多的市場份額,擴大消費者的認知度,提升行業的服務標準,目前來看還任重而道遠。

              榜單收錄、高管收錄、融資收錄、活動收錄可發送郵件至news#citmt.cn(把#換成@)。

            相關閱讀

              無相關信息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亚洲五月天,国内大量揄拍人妻在线视频,japonensisjava水多多,相亲第一天就日了她